• <menu id="cc4m4"><tt id="cc4m4"></tt></menu>
  • 毛澤東轉贈中央編譯局的特殊書柜

    作者:崔友平  馮瑾  許萌    發布時間:2021-10-12    來源:百年潮
    分享到 :

    在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馬克思主義傳播史展覽館里,一個兼具東西方風格、帶有濃郁歷史厚重感的書柜格外醒目。107冊裝幀精美、風格統一的德文馬克思主義經典文獻有序排列在書柜中。這些精美的圖書有何特殊之處?書從哪里來?這還要從德國說起。

    威廉·皮克與中國的情誼

    朱德和威廉·皮克的合影

    在世界共產主義運動和工人運動的歷史大潮中,德國一直占有重要地位。它不僅是馬克思主義創始人馬克思和恩格斯的故鄉,有著悠久的工人運動傳統,還培養了一批思想理論家和工人運動的杰出代表,建立了德國歷史上第一個紅色政權—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威廉·皮克是在德國工人階級斗爭中逐漸成長為德國乃至國際工人運動的杰出代表的,他是德國共產黨和德國統一社會黨的創始人、德意志民主共和國的領導人。

    1876年,威廉·皮克出生于德國古本市一個工人家庭。他14歲時成為一個木匠學徒,18歲時加入木匠工會,次年加入德國社會民主黨。作為德國社會民主黨和工會的積極工作者,威廉·皮克多次參加并領導了德國的工人運動,與卡爾·李卜克內西、羅莎·盧森堡、克拉拉·蔡特金等并肩戰斗,在德國工人運動以及反對帝國主義戰爭和德皇政府中鍛造了堅韌的斗爭精神。在十月革命的影響下,威廉·皮克與他的戰友發動了十一月革命,創立了德國共產黨。1945年法西斯滅亡后,威廉·皮克領導的德國共產黨與德國社會民主黨合并為德國統一社會黨,德國社會主義工人運動內部的分裂就此消除,威廉·皮克被譽為“統一的創立者”。1949年10月7日,民主德國宣布成立,11日,威廉·皮克當選民主德國第一任總統。

    威廉·皮克不僅領導了德國的工人運動和共產主義運動,而且一直十分關心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發展,高度關注中國共產黨的革命和建設事業。早在1928年,他就參加了共產國際的領導工作,擔任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委員。1931年起,他擔任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主席團委員和書記處書記,為國際工人運動作出重要貢獻。民主德國成立后,在威廉·皮克的領導下,民主德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保持著友好交往。1954年7月29日,威廉·皮克在民主德國接見了周恩來率領的中國黨政代表團,就加強兩國友好關系進行了親切交談。1955年12月,時任民主德國總理奧托·格羅提渥率領的代表團來華訪問,與我國簽訂了《中德友好合作條約》,發表了兩國政府聯合聲明,明確雙方在互相尊重主權、互不干涉內政、平等互利的基礎上,鞏固和發展政治、經濟、科技、文化等各方面的合作關系。1956年1月,朱德率團赴柏林出席了威廉·皮克80壽辰慶祝大會,為世人留下了祝酒的經典照片。20世紀50年代,雙方高層的頻繁互訪進一步加深了兩國的友誼。

    1959年,威廉·皮克已83歲高齡。那年4月30日,時任德意志民主共和國人民議院主席團主席、自由民主黨副主席約翰尼斯·狄克曼及議院主席團第一副主席、統一社會黨中央委員會政治局委員赫爾曼·馬特恩一行應邀訪問中國,與另外十個社會主義國家代表團和駐華使節一同參加我國五一國際勞動節慶;顒。訪問期間,狄克曼和馬特恩一行受到毛澤東和周恩來的親切接見。狄克曼向毛澤東轉交了威廉·皮克精心挑選、囑其贈送給毛澤東的一批精裝版馬克思主義經典文獻,以此表達威廉·皮克對毛澤東以及中國人民的深厚情誼,展示國際共產主義運動陣營中兄弟國家共同的理論基礎與思想共鳴。

    就在這批文獻贈送后第二年的9月7日,威廉·皮克在柏林逝世。當晚得知消息后,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朱德、鄧小平、董必武等前往民主德國駐華大使館吊唁,在皮克總統的遺像前靜默悼念。此后,隨著中蘇分裂和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風云變化,毛澤東再沒有親赴使館悼念蘇聯和東歐國家領導人,這也成為他最后一次親自悼念蘇聯和東歐國家領導人。1960年9月10日,在威廉·皮克殯葬之日,我國全國下半旗一日向威廉·皮克的逝世致哀。在中共中央致德國統一社會黨的唁電中,威廉·皮克被稱為中國人民最親密的朋友。

    毛澤東轉贈贈書

    毛澤東一生酷愛讀書,并注重對書籍的收藏。幾十年來,他積累了9萬余冊藏書,內容縱貫古今中外,囊括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哲學、經濟、政治、軍事、文藝、歷史、科技、宗教等各領域。在這些卷帙浩繁的藏書中,外文圖書也并不罕見。毛澤東的外文藏書主要來自國際友人的饋贈,包含了英文、俄文、德文、法文、西文、日文等各類語言。

    毛澤東轉贈的威廉·皮克贈書

    與其他國際友人贈書不同,威廉·皮克所贈送的這批文獻并沒有繼續保存在毛澤東藏書之中。在獲得這批贈書后不久,為了最大程度地發揮這批馬克思主義著作的文獻價值和收藏價值,考慮到中央編譯局作為中央專門成立的馬克思主義著作編譯機構,毛澤東將這批經典文獻,連同書柜一起全部轉贈給原中央編譯局。收到文獻后,原中央編譯局精心將其收藏在圖書館珍本庫中。2011年,隨著馬克思主義傳播史展覽館的建立,這批藏書又被收藏展示于馬克思主義傳播史展覽館中。

    這批藏書共計81種107冊,全部為狄茨出版社20世紀50年代出版的德文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從內容上看,這批文獻主要包括三類:一是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著作的部分全集本和單行本,包括《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至3卷,《列寧全集》第3至10卷、23卷,以及《共產黨宣言》《哥達綱領批判》《資本論》《政治經濟學批判大綱》《自然辯證法》《社會主義從空想到科學的發展》《國家與革命》等;二是威廉·皮克本人及其戰友們—德國馬克思主義思想理論家、德國工人運動的著名活動家、民主德國的領導人們的著述,包括威廉·皮克自己的著作《威廉·皮克演說論文集》4卷本、羅莎·盧森堡的《羅莎·盧森堡演講著作精選》兩卷本、弗蘭茨·梅林的《中世紀結束以來的德國史》《萊辛傳奇》、克拉拉·蔡特金的《回憶列寧》《德國無產階級婦女運動史》、恩斯特·臺爾曼的《恩斯特·臺爾曼關于德國工人運動史演講論文集》、瓦爾特·烏布利希主編的《德國工人運動史》前4卷、奧托·格羅提渥的《奧托·格羅提渥演講著作集》3卷本等;三是蘇聯領導人加里寧的《論共產主義教育》以及馬克思主義理論家普列漢諾夫的《論一元論歷史觀的發展》《唯物主義史論叢》《聯共(布)黨史簡明教程》等。

    毛澤東贈書的獨特版本

    毛澤東轉贈的威廉·皮克部分贈書

    2018年,中央黨史研究室、中央文獻研究室和中央編譯局職責整合,組建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如今院信息資料館藏有大量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全集、選集、單行本著作,以及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和國際工人運動方面的外文文獻,形成了豐厚的馬克思主義文獻館藏體系。就其文獻內容本身而言,毛澤東轉贈的威廉·皮克這批文獻在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信息資料館館藏中多有收藏,文獻本身的價值并不突顯。然而,就其版本而言,這批文獻則具有十分獨特的價值。

    這批文獻全部采用統一的封面形式,裝幀精致考究。贈書均為羊皮包面,封面多采用上口燙金、文字涂金的設計形式。這一版本在經典著作的出版史上極為罕見,國內外鮮有收藏。這一點也得到國外馬克思主義著作編輯研究專家的印證。據老同志回憶,德國著名編輯學家、國際馬克思恩格斯基金會編委會和學術鑒定委員會成員理查德·施佩爾教授及德國著名歷史學家、國際馬克思恩格斯基金會秘書長曼弗里德·諾伊豪斯教授曾訪問原中央編譯局,在看到毛澤東轉贈的贈書時,他們都表現出極大的興趣,對這批文獻的獨特版本感到十分驚奇。他們一致認為,這批文獻的版本極為稀有,甚至推測這批贈書或許是威廉·皮克囑托狄茨出版社專門為贈送毛澤東而訂制的獨特版本,這無疑進一步提升了這批文獻的版本價值。

    風云激蕩,時空變遷。毛澤東轉贈威廉·皮克贈書距今已過去60余年。60余年來,在世界發展的滾滾洪流中,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已發生了巨大變化。國際共產主義運動雖遭遇了蘇東劇變的嚴重挫折,但也展現出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發展的勃勃生機。如今,這批贈書依然珍藏在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馬克思主義傳播史展覽館里,在靜謐與喧囂中講述著它的故事,見證著毛澤東與威廉·皮克堅定的友誼和毛澤東對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編譯和研究事業的殷殷囑托。

    (作者:崔友平、馮瑾、許萌分別為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信息資料館館長、副研究館員、館員)

    狠狠色丁香婷婷色永久
  • <menu id="cc4m4"><tt id="cc4m4"></tt></menu>